第1章初来乍到 -《快穿之我要开荒》
    东篱国,悠州,天然城,沐府,祠堂。

    “我在此保证,会替她找出真凶,让她安息,请你放心吧。”

    沐灵姝跪在地上,重重地对着一块写着:沐成山的牌位磕了三个响头。

    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三天前,一名中医药大学的学生沐灵姝在自己家中睡觉的时候,穿越到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古代国家,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女孩身上。

    十四岁,父母双亡,家中是天然城中数一数二的大地主,只是……

    唉~~

    一言难尽。

    事情还要从昨夜讲起:

    “怎么办,怎么办,再不醒来,原主又要被算计了,我可不想成为最憋屈的穿越者啊!”沐灵姝急的直跳脚也没用。

    魂穿而来的她被困在原主的意识里一直出不来,意识里正放映着原主的生平,只是那速度不敢恭维。

    那不是一部电影,而是一部史上最水的单集时间最长的连续剧,一岁一集,一集一天。

    如果外面没事也就罢了,她忍上十几天,等讲到她穿越过来的那个点,就能出去掌控身体了,可现在她等不及了。

    暴躁地指着屏幕破口大骂:

    不就是原主生平吗?敢不敢快进,捡重点的放放。都是些不重要的内容,不要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时间,时间就是生命。

    她都快要抓狂了,能不抓狂吗……

    人在家中躺,祸从天上来。

    备战了几个月,啃了几个月的书本就是为了明天要参加的英语等级考试,就差临门一脚。

    她穿越了,还有可能是最憋屈的穿越者。

    她一直都习惯脸朝下,整个人趴着睡,还要把头蒙在被子里,要是谁敢半夜掀开她的被子,首先看到的一定是没有五官,披头散发的女鬼。要是刚好来点闪电,配着特殊的音乐,都得先把自己吓个半死。

    而她这次很有可能是自己把自己给憋死了,所以才……

    刚穿越的时候,沐灵姝睁开眼就懵了,一片白茫茫,除了她就只有一个屏幕,里面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子中有一个睡着的婴儿在。

    还来不及仔细看,就感觉身体冰冷,缺氧,还有路人的呼喊声:

    “有人溺水了,沐府的三娘子想不开跳河了,快来人呀……”

    她在意识中,外面身体发生的事情只能听见声音,感觉到,却没有画面,大概也能猜到路人口中的三娘子是她。

    实际上就是她,被人救了上来就一直没醒,抬回了沐府,听见一个老者的声音说是让人去请郎中,郎中没有出现,她高烧不醒,昏迷了两天。

    这两天,意识里的沐灵姝看着婴儿从零岁到两岁,实在太无聊了,打了个盹,醒来就闻到了酒气,还有男子的说话声。

    人不怕看到了什么,就怕听到感觉到什么在心里放大,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

    她等不及了,这两天一直有个叫暖雪的丫环在她耳边叨叨叨,叨叨叨个不停。

    吵的她脑仁疼,可也从她口中得知,她还未出嫁,此时应该是入夜了,怎么会有男子在她房中?

    若是给她冲喜,暖雪可一个字也没提过,依着那丫环的性子不应该啊!

    沐灵姝第一个反应就是被算计了,古代女子名节比命大,她可不想稀里糊涂就这么……

    醒,必须立刻,马上醒,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要是被人看到……她是为了贞洁自刎呢!还是让他挥刀自宫呢!

    要是给个耄耋之年的当小妾怎么办?

    要是个又穷脾气又不好的丑八怪怎么办?

    要是给又穷又脾气大的耄耋之年的丑八怪当小妾,还得照顾一大家子,给人当老妈子怎么办?

    ……

    不能想,不能想,越想越觉得眼一闭不争都比眼一闭一睁,睁眼看着别人上了她的床,什么也做不了强。

    一抬眼,看到连续剧屏幕一黑,跳出两个白色的大字:五岁。

    “五岁?骂有用。加速了,六岁了……”沐灵姝激动的跳起来喜极而泣,要知道按正常得等到明天天亮了才会进入下一岁,可这才一眨眼的功夫,几个闪烁已经进入了八岁。

    “快点,再快点。跳啊,你倒是跳啊!”沐灵姝直勾勾地盯着屏幕,等着八岁消失变九岁。

    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事情在那连续几个跳跃后又点燃了,人啊就是这样,没有奔头看不到希望也就认了。

    可要给了一点希望,就会更贪心,更重要的是她急啊,急着看看谁要对她这发着高烧,随时都会死翘翘的人下黑手。

    很快事实就让沐灵姝的梦破灭了,故事进入八岁开始继续讲了起来。

    敢情这连续剧也是看人下菜碟的,欺软怕硬?我再骂骂试试。

    沐灵姝扯着嗓子又是一通骂,嗓子都冒烟了,屏幕也没有再跳一下。

    “呃……”喉咙遭受重击,不停地翻着白眼咳嗽。

    “哪个不要face的,连病号都欺负。”沐灵姝推开横在脖子上的重物坐了起来,扭头就找始作俑者理论。

    这是人还是鬼,好可怕啊,我要找妈妈。

    责备的话还未说出口,她就被吓的个半死,倒吸一口冷气,退到一边仔细打量着:

    刚才砸在她脖子上的重物不是别的,正是她房中的不速之客比她腿都粗的胳膊。

    一脸的络腮胡配上那一字浓眉,散乱的头发,几乎是把五官都遮住了。

    古铜色的肌肤上泛着油光,足足有一指长的汗毛密密麻麻的覆盖在上面,尤其是胸前的那一撮尤为的恶心。

    一双堪比毒气弹的臭脚,混杂着汗臭和酒气。

    沐灵姝下意识地捂住口鼻,瞪大眼珠,咽了口唾沫,缓了几秒,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

    “呕——”她实在是忍不住了,跑下去扶着床边干呕着。

    看一眼都够她做一晚上,不,一个月的噩梦了。

    “不行,我必须出去,快点放我出去。”沐灵姝刚喊完才意识到她好像出来了。

    呃……

    眼前一黑,剩余的平生就一股脑都涌进了她的脑海里。

    她也终于知道了,当日原主收到一封佚名信,约她一见,原主就偷偷溜了出去,在桥上,有人从背后推了她一把,人就掉河里了。

    而在她到来前应该就淹死了,这才有了她的李代桃僵。

    如果不是有人看见了,如果不是有人从河里将她救上来,可能那天她就真的步原主后尘,一起嗝屁了。

    既然她来了,就要改写这个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