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让你明白,从我开始! -《星海仙途》
    休息片刻,两人再度起身,顺着山路而行。

    说透了这些事,这丁八四明显感觉要轻松得多了。

    丁八四在前面走着,一边时不时地回头和高鸣说话。

    丁八四指了指远方的一处高崖,向高鸣说道:“高鸣兄弟,就是前面那一片山崖,山崖上长了一株草药,我想采下那株草药,再下山去。”

    高鸣问道:“是你之前和闽娘所说的那株草药吗?”

    丁八四点了点头:“正是。到时候,可能会出现危险。高鸣兄弟,我把这短笛给你,一会你远远地看着,一旦我有危险,你就吹响这短笛,闽娘对这山林里的事最是了解,说不定会有办法。”

    高鸣不去接那短笛,反而略显生气地看着丁八四:“大哥,你这是看不起我?你有危险了,我远远地看着?你勇猛,我贪生怕死,见死不救?”

    丁八四忙说道:“不是不是,高鸣兄弟,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高鸣笑了笑,摆了摆手,说道:“大哥,我明白的。你并没有什么错,你只是还不明白,我,高鸣,和你那些村里的人,不一样!你可能也不明白,在这个世上,大多数人,都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

    丁八四愣愣地望着他。

    高鸣笑着,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两是一样的。只不过,我比你稍稍幸运了一点点。这些事情,我都明白,所以,我也想告诉你。今天,就从我开始,来让你明白这件事。”

    丁八四抿了抿嘴唇,说道:“我明白了,好兄弟!”

    丁八四把短笛收起,两人一路同行。

    两人走过一阵,丁八四指着树上的一片树枝说道:“高鸣兄弟,从这里往后,可就没有闽娘的记号了。但凡是命娘圈起来的区域,打上了记号的,都是她曾经亲自搜查过的,安全的。而这之外的地方,可就不好说了,蛇虫虎豹也是有的。”

    高鸣仔细一看,果然,树枝上有丝带系起来的记号。记号很特别,很好辨认。

    高鸣恍然,说道:“难怪,昨晚一路走来,我一只野兽也不曾遇到。还道是这山中没有野兽,现在想来,应当是闽娘清扫过的。我真是太幸运了!看来,我又多欠了闽娘一分。”

    丁八四笑着说:“说什么欠不欠的,闽娘曾经说过,都是缘分。”

    小径略显得偏僻起来,丁八四用一根竹竿将杂草拨到道路两旁,高鸣紧跟其后,踩着他的足迹前行。

    忽然,丁八四身形一顿,高鸣险些撞到了他。

    高鸣问道:“怎么了?”

    丁八四答道:“听!好像是闽娘。”

    哈?兄弟,咱都走出来多远了,你是顺风耳吗?

    高鸣还是凝神静听。

    林子深处有清脆的啾鸣从身后传来。

    高鸣从一开始就听到了,但他一直以为是虫鸟唧唧啾啾的声音。现在仔细听来,才发现其实不是,还是有些不太一样的。

    只见丁八四从怀里掏出短笛,就是一阵吹。声音清脆响亮。看这音色音调,果然音出同源。

    嗬,还真是有情人的游戏。高鸣表示,我们这种单身狗,真的玩不起……

    高鸣笑道:“大哥,这是闽娘在挂念着你呢。”

    丁八四轻轻答应一声:“嗯。”

    每次一提到闽娘,丁八四总是会有些羞涩。也亏得是这么个大老爷们,啧啧。或许是,他们和一般情侣间有些不一样吧。闽娘对于丁八四来说,实在太深刻了。

    过了一小会儿,只听前面丁八四忽然问道:“高鸣兄弟,你之前说,闽娘对我一往情深,是真的么?”

    高鸣没好气的说:“这不是废话么。”

    这走到半路上,撒着欢,哼着歌,突然就被塞了一把狗粮,这谁遭得住!

    只听前边丁八四羞羞答答地说:“我一直想着向闽娘提亲来着,就怕她不答应……”

    搁这装什么纯呢,高鸣简直要骂人了。

    高鸣不断告诫自己,别动气,放宽心,这里不是原来的世界。

    只见高鸣“和颜悦色”地说道:“还提什么亲呀,你总不会想把闽娘接下山,去村子里住吧?”

    丁八四摇摇头:“当然不会。我自己都早就不想在村子里住了。”

    高鸣说道:“那你就直接和闽娘住山上啊,别回村里了,多好。”

    丁八四摇摇头,有些惆怅的说道:“闽娘不让我一直住山上。每到月圆之夜,她就赶我走。还说不许我月圆之夜上山,更不许我月圆之夜去找她。”

    高鸣诧异地问道:“这是为何?”

    丁八四遥遥头,说道:“不知道。反正,每次都这样,这次也是,被她就这样赶出来的。每当月圆之夜快到了的时候,她就必定会赶我走。都说花好月圆,本是团圆时分,她却……你说,她会不会,其实看不上我?”

    高鸣宽慰道:“怎么会呢,闽娘对你如此挂心,她对你的感情,明眼人一眼便能看得出来。”

    丁八四听高鸣如此说,心下也安定了些,神态间更显得高兴了。

    两人一路前行。只可怜那一路上的野草,那些无辜的茎叶全被高鸣狠狠地碾入了泥土里。

    两人不知走了多少路,太阳升得高了,山间的凉气早已经被艳阳驱散,天气也变得炎热了起来。

    两人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一处高处,前方视野开阔,山岭沟壑,草木葱青,尽收眼底,令人心胸间都变得畅达了。

    丁八四说道:“咱们到了,这,就是那片山崖了,咱先休息休息。”

    丁八四找了一片树荫,将竹篓解下,一屁股坐在了树根脚下,背后的衣裳早已汗湿一片。

    丁八四抬起袖子,擦了下脸上的汗珠,取出水壶来,仰头灌下一大口水,递给了高鸣。

    高鸣接过,倒出浅浅地喝了一小口,还了回去。

    两人的体力还是体现出差距来了。高鸣不声不响地,竟然比常年爬山攀岩的丁八四还要轻松一些。

    丁八四收起水壶,笑道:“高鸣兄弟,我实话跟你说,你别见外。之前我看你衣着,还以为你是哪家的富贵公子。”

    高鸣笑了笑:“难怪你对我那么警惕,感情是怕我和你抢闽娘。”

    丁八四也笑:“摸着良心说,确实有这个事。不过你性子随和,却完全没有富家公子的骄横跋扈气。”

    高鸣摸了摸鼻子:“我哪是什么富家公子,我就一穷小子,也就运气好了点。”

    丁八四摇了摇头,说道:“若说你是个平凡人,我却也是不信的。”

    高鸣问道:“啊?这如何说起?”

    丁八四说道:“不是你四哥夸口,论山间行走,攀岩越壁,我丁八四还真没服过谁。没曾想,今日走这些山路,我一再加速,竟还是输给了你。”

    高鸣恍然,难怪后来越走越快,还以为是这老丁心结打开,心中高兴了呢,原来还有这回事。当下心中又觉得有些好笑。

    高鸣笑着说道:“不瞒你说,小弟确实学过几天功夫。不过只是些粗浅功夫,不值一提。倒是在体力上,小弟自从练功以来,长进了不少。但若是说起攀岩附壁,小弟是万万比不得大哥的。”

    丁八四竖了竖大拇指:“难怪敢一个人在山间行走,原来是有武艺傍身。”

    高鸣哭笑不得:“小弟可没想过在深山中冒险,着实是意外流落至此。小弟的功夫真是粗浅的很,碰到哪怕半只野兽,也恐有性命之忧,哪敢上山来闯荡。”

    丁八四没有多做评价,你高鸣愿意谦虚,就谦虚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