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深渊 -《心之所向都是你》
    但是第二天,梁蕾并没有等杨晨一起走,而是天还不亮就前往火车站了。心急如焚的她,一刻也等不了。

    回到家后,果不其然,爸爸和妈妈已经把家庭会议的场地都布置好了,一派肃然,梁蕾只得一如小时候那样,小心翼翼地坐下听审。

    “你有什么想说的?”梁蕾看到妈妈正拉着爸爸的一只手臂,应该是把他往下摁,妈妈是怕他对自己动手么。

    不禁咽了一口口水说道:“你想问什么?”

    “你还有什么想狡辩的?让你去读书,你都干了什么?!”梁爸爸的声音已陡然高了八度。

    “我就读书啊……”梁蕾声音小得自己都心虚。

    “还有呢?你还干了什么?”

    “嗯,我还,我还……我还交了个男朋友。”在两道灼灼的目光下,根本无处可躲。一咬牙,豁出去了!有些事情总要把窗户纸捅破的,与其含含糊糊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还不如一次说出来罢了。反正这次回来,也就没打算能囫囵着回去。

    梁爸爸当场就炸了起来,然后又被妈妈拉回去坐下了,但声音还是飙起:“让你好好读书,你却谈恋爱,你自己觉得对吗?”

    “是我不对!”嘴的反应比脑子快,先承认错误是从小被训时养成的条件反射。可仔细一想,怎么就不对了,我已经二十一岁了,连法定结婚年龄都过了,就谈个恋爱又怎么样啊?但想归想,还是老老实实地坐着一动不动,也不敢往外说。

    “你既然知道不对,你还去谈。你是要气死我吗?!”

    “没有,我哪敢。爸爸,你不能这样冤枉我。”撒娇、委屈兮兮地,能用的招数都用上。

    “你有什么不敢的!说!是不是那小子主动来撩拨你的,是不是他把你给带坏的?我就知道,他就和他那爹一样,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本来还在哼哼唧唧想服软求饶的梁蕾,忽然就怔住了,像被人触了逆鳞一般,抬头说道:“爸爸,你凭什么这样说他,你都跟他不熟!”

    梁爸爸一听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女儿怼他并不是第一次,但因为另一个男人怼他,却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想想自己这二十几年捧在手心里的闺女呀,现在居然为了另一个男人来跟自己顶撞。想也不想就大吼起来:“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啊!居然为了他这样顶撞我!”

    “我没有顶撞你,但我们现在谈的是我们家的事,你要教训的人是我,干嘛要扯到他。”梁蕾通常脾气上来的时候,谁也不会让,管你是男朋友还是老爸。

    “你还说你没有顶撞我,那你现在是在干嘛?你什么态度!”要不是梁妈妈拽着,梁爸爸怕是要气得飞起来了。

    “爸爸,是你先不讲理的!”

    “我不讲理?!你现在来跟我讲理了是吧,翅膀硬了要飞了是吗?”

    梁妈妈在中间也是无奈,两边拉扯,但两边都拉扯不住,不是一样人不进一家门啊,两父女一个性子,一旦气性上头都是一样的倔。

    “你不要蛮不讲理!我已经二十多岁了,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永远都活在你的翅膀下面!”

    “那你现在是想怎么样?要为了那小子跟我断绝关系吗?还我蛮不讲理,你没见着他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吗?那就是一个土包子、暴发户!下流、粗俗、恶劣,他根本就配不上你!学什么艺术搞得流里流气的,你跟谁谈恋爱不好,偏要跟这种小流氓谈恋爱吗?”

    “爸!你太过分了,他不是小流氓,他是我男朋友!你不准这么说他!我就是喜欢他,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我就是……”

    随着“啪!”一声,所有的争吵嘎然而止,空气中连喘息的声音都没有了。

    梁爸爸愣住了,梁妈妈也愣住了,梁蕾更是一脸难以相信的迷茫——她的爸爸,刚才,打了自己一巴掌吗?

    疼痛蔓延开来,终于将梁蕾唤回现实。红着脸,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纵有千言万语也被这一巴掌拍得没了声响,抚着脸转身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砰’一声狠狠带上了房门。

    “哎呀!都答应过我有话好好说,你怎么打她呢?”梁妈妈气得在丈夫身上重重一拍,赶紧去敲女儿的门。

    “蕾蕾,蕾蕾,你先出来,咱们有话好好说啊!妈妈跟你说好吗?”

    ……房内无任何响动。

    “蕾蕾,开门呐,我是妈妈呀!”

    ……房内还是无任何动静。

    “唉!”就算没有捶足顿胸,但梁爸爸也是够后悔的,心肝宝贝女儿从小呵护都来不及,二十多年,可是第一次动手啊。最后也不知道跟谁赌气,同样一转身‘砰’一声带上房门将自己关在了里面,只留梁妈妈站在客厅里左右为难。

    回房后的梁蕾先趴进被子里大哭了一顿,哭到一点力气都没有要虚脱了,才把头又伸出来,找手机给男朋友打电话。可是电话还没有拔通,又自己挂断了,这一刻情绪上头,想法太多,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啊!

    这边的杨晨同样回到了湖城,但杨大福却像是捉迷藏般故意躲着他,直到杨晨将他堵在了自己的工厂大门外。

    “你昨晚是怎么回事?”杨晨开门见山,毫不客气。

    杨大福一听,就气得一脚踹在自己的宝马车上,一点不心疼车,却一脸心疼自己地大声骂道:“你个狼崽子,果然是个见色忘义的东西。回来第一句话就这样跟你老子说话的吗?你凭什么质问我!”

    杨晨的脸色陡然暗了下去,若此人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他可能要么断然调头走人,要么直接上手了。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咬牙切齿,眼神已露杀气。

    杨大福混了这么多年至如今的风生水起,毕竟也是个会看眼色的人,知道儿子这下是真怒了,虽是不甘心,但还是骂骂咧咧回答:“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我跟老常他们几个去凤居楼吃饭,出来买单的时候又碰上过年撞车的那个赤脚医生了。几个人喝高了点,没说几句,就动手推搡了一下,真没什么大事,该赔的我都赔了!”

    “胡说八道!”杨晨吼道,也不管厂外的人来人往。他知道自己的父亲,事情断然不可能像他说的这么轻描淡写般简单。

    “你喊什么喊!”杨大福也怒了。

    回想起来,其实昨晚确实是在吃完饭买单时与那姓梁的老东西碰上了。当时自己喝得有点飘忽,可能嘴里不干净了,对买单的那漂亮小姑娘说了什么吧,再要么可能就是自己也确实对那小姑娘动了下手脚,但他发誓,最多就是想戏弄一下人家小姑娘,绝对没有别的意思。谁曾想到会又遇见那姓梁的,还见义勇为的站出来要揍自己,说自己是个‘不要脸的老东西’,要知道当时自己身后还跟着老常一帮老兄弟看着的,哪能丢得下那个脸,所以没说到三言两语的,两人就推搡起来,最后还动手了。

    不过两个人谁也没讨得好,很快被旁人给拉扯开了。只是酒店大堂里的东西倒是给人家砸了一地,不过去了派出所后,赔偿可全部都是自己出的啊。凤居楼里自己也是常客了,老板也是见过几面说得上话的,拿了赔偿后自然是站在他这边,想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唯独那姓梁的医生揪住不放,人家小姑娘都没说什么了,他到好,给谁出头装英雄呢!

    想到此处,杨大福也是憋了一肚子火没地方撒,他家这狼崽子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回来围追堵截的找自己。

    虽然他后来也知道了,那姓梁的,居然是这小子女朋友的爸爸。虽然一瞬间也觉得好像是闯祸了,但自己年纪一把混到今天,哪能因为这种事情就低头认错呢?

    那小姑娘还没进门,就把自己的儿子迷得晕头转向,敢对自己这个当老子的怒言相向了。要知道以前虽然父子两也不太对付,但好歹见面时,杨晨都会给自己一点面子,尊重一下自己这个长辈,哪像现在!

    “我就想知道昨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是要我自己去派出所查吗?”

    “查什么查?查你老子吗!不就是喝点了酒,两个大男人动了下手嘛。我又不是今天才会打架的,你关心过我吗?如果今天不是那姓梁的小姑娘,你会因为这种事情来找我吗?你会关心我这个当爹的死活?”杨大福也是越说越委屈,那个还没过门的儿媳妇,现在就已经把自己比到楼底下去了,将来可怎么办哟!

    “你知道是她爸爸,你还动手?”杨晨快疯了。

    “动手的时候谁知道谁是谁,到了派出所才想起来。但很显然,那个姓梁的在和我动手的时候知道我是谁,他就是冲我来的,想收拾我。你说你啊,谈个恋爱就谈啊,把我扯进去算怎么回事啊?人家可是说了,你再纠缠他女儿,就不会放过我!笑话!我杨大福还怕他吗?但是,杨晨,你自己凭良心说,你谈个女朋友,让你爹替你挨揍,有这个理吗?有你这么孝顺的吗?”

    从小杨晨就知道,杨大福十句话里最多信两句,可是他的这翻言语,却又真真让人听进去了。他知道梁蕾的父亲并不待见自己,但因为不待见自己而影响到自己的家人,这对每个血气方刚的男生来说,又是另一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