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天留人不留 -《快穿之我要开荒》
    就在沐灵姝有些黔驴技穷的时候,管家前来请示说:“老祖宗,二爷生前给三娘子定的嫁妆家具到了。”来的好不如来的巧啊,沐灵姝心中感激。“带我去看看。”

    沐灵姝第一个跑了出去,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矜持。

    其实这也是她的一个小心思,希望给王彪留下更多不好的印象。

    跑到正厅,沐灵姝就愣住了。

    “他怎么会在这,这才几个时辰,他又回来干什么,不会是因为滑翔翼做失败了,来找她算账的吧!”沐灵姝掉头就往回走。

    昨夜,她将门锁重新锁上,刚一转身——

    “砰”的一声,一道白影从天而落,砸起几多尘土。

    沐灵姝的小心脏又被吓了一跳,原地颤抖了一下,退到墙边。

    后怕地看着门廊外的那倒身影,要不是她及时地刹住了脚步,那白影就砸她身上了。

    沐灵姝抬头看着天,老天爷这是多么不想我离开。

    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非要把我和屋里那个人绑在一起?

    我命由我不由天,我的人生我做主,有本事你就再掉个东西砸我啊!

    沐灵姝警惕的朝门廊外迈出一只脚。

    一个木头残架掉了下来,砸在刚要爬起来的凌骁祁旁边,压着他的衣角。

    呃……

    沐灵姝……

    “老天爷,你什么意思,我还不信走不出去了。”

    刚踏出门廊一步又快速折返回去,一点事都没有。

    “我就说没那么背吧!”沐灵姝撞着胆子,抬头望着天,小心翼翼的往外走,一只脚刚迈出一半……

    几片残破的瓦片带着灰烬,兵兵乓乓往下掉,落在刚挪开木架站起来的凌骁祁面前,给那本就沾了泥土的脸上又加了几分灰气。

    看着头发有些乱,脸有些脏,长衫也脏兮兮板着张脸的凌骁祁,沐灵姝忍不住的笑出声。

    “有那么好笑吗?”

    沐灵姝赶紧收了声,强忍着想笑的冲动摇摇头。

    她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不高兴,万一惹恼了被人暴揍一顿也不值当。

    凌骁祁没有再理会沐灵姝,而是蹲在地上盯着那残破的木架看。

    沐灵姝狐疑地看看天,在心里和惜少白说:“我现在出去还会不会掉东西?”

    “不知道。”

    “小白,要不我们还是老老实实回屋吧,外面比较危险。”

    惜少白点点头,沐灵姝看着已经锁上的门,暗骂自己手欠,怎么就那么快把门锁上了。

    她可不敢再让惜少白开门了,万一又卡里了,她可没有油灯再救他了。

    更何况里面也是个狼窝,身后可能是个虎穴,要是非要选一个跳,那就选虎穴吧,虽然脑子可能摔坏了,但长的还行,不至于做噩梦。

    趁他现在不注意,还是溜吧!

    沐灵姝猫着腰朝前走了两步,心中暗暗祈祷躲过了狼窝,应该也能避开虎穴,他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姑娘。”沐灵姝脚下的动作一顿。

    千万不要杀人灭口啊,你要干什么就去干,绝对不拦着你的道,只要不杀人灭口就行。

    “姑娘。”凌骁祁又叫了一声。

    沐灵姝堆着一脸假笑,转过身看到那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变出了笔墨纸砚和油灯,背对着她在写写画画。

    好家伙,他都没回头怎么知道我要跑路,该不会是身后长了双眼睛,还是在我身上安装了监控啊!

    “我没有恶意,研究完就离开,天黑路不好走,你歇会儿。”说完撕拉一下从他手中那本装订成册的空白册子上扯下一张纸,揉不揉不扔在地上。

    沐灵姝吸了一口冷气,给你能耐的,还敢跑别人家里威胁主人家,还撕纸暗示我,要是敢去喊人,你就把我像那张纸那样给撕了,灭口,是不是,我就喊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这些她也就敢在心里想想,嘴上却说:

    “您研究,您研究,有什么需要你就尽管吩咐,我不走,就在这坐着。”

    也不知他听没听进去,反正沐灵姝坐在了门廊上。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沐灵姝百无聊赖的围着门廊都换了好几个姿势了,也不见他有要结束的意思。

    她可不能让他在这研究到天亮,影响了她抓幕后黑手和看戏的大事,壮着胆子靠了过去。

    “你这是研究的什么,说来听听,或许我可以帮你。”

    “不知公子如何称呼,为何深夜会掉下来。”

    “公子家住哪里,有机会登门拜访一下可否?”

    “你饿不饿,需不需给你找点吃的?”

    ……

    不管沐灵姝如何搭讪,凌骁祁都没正眼瞧她一眼,也没说一个字。

    一会儿皱皱眉,一会儿翻翻木架,一会儿写写画画的,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气的沐灵姝直跳脚,拿着小拳头在他身后比划着。

    “我能感觉的到。”凌骁祁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吓的沐灵姝瞬间将拳头藏在身后,脚下被木头拌了一下,整个人往后仰。

    凌骁祁起身,一手拿着块木板,一手扶住她的腰,刚站稳就松开。

    “别捣乱,一边呆着。”从始至终他都盯着木板,看都没看沐灵姝一眼。

    这可把沐灵姝气炸了,她就算不是倾国倾城也不会比一块木板难看吧!

    “不就是堆破木头,有什么好研究的。”

    “你说什么?”凌厉的眼神扫过沐灵姝,一下让她清醒。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不对,这里是沐府,是她的院子。

    “你,你闯进别人的院子,赖着不走,你还有理了,还欺负人……”

    沐灵姝越说越觉得委屈,这大半夜的外面很冷,她这身子也是落水烧了两天刚醒过来,哪里受得了这小风吹着。

    结果就是因为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人,她硬生生地不知在这吹了多久的冷风了,在她自己的地盘上还得受气。

    他说什么了,这丫头怎么还要哭了呢!凌骁祁很不解,不了解的事情不纠结。

    只纠结他懂的就行了,也不管沐灵姝语气中显露的哭腔问道:“为什么是破木头,怎么就是堆破木头了,今天你必须把话说清楚。”

    沐灵姝抬起头看着凌骁祁,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这人是冷血动物啊,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一点自觉也没有。

    在别人家吆五喝六的还理直气壮的,看那架势我今天要是不说清楚这怎么就是堆破木头了,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谁让人拳头硬,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掉。

    “小白,小白,为什么是堆破木头啊!”

    “你说的。”

    “你不是聪明可爱,无所不知的嘛,你一定知道该怎么说吧!”

    “你因为他没看你,生气了,觉得被忽视了,所以说他做的东西是破木头。”

    呃……不用什么大实话都说吧,来个委婉点的。

    “我是很严谨的,不会说谎,那就是你刚才的想法。”

    沐灵姝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