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木头破不破 -《快穿之我要开荒》
    “可以给你个提示,刚才不言书碰到那木板了,显示是凌骁祁做的第一万两千五百三十八个试验飞行器残片。”一万多个,做了这么多还没摔死,这得是什么逆天的运气。

    要是凌骁祁听见了一定会反驳做了多少不一定代表试飞了多少个,这是他第一次载人试验。

    沐灵姝看着等他答案的凌骁祁问道:“你是在做飞行器吧。”

    “嗯”

    这叫凌骁祁的该不会是有病吧,这大半夜的穿着一身白在天上飞,难道就不怕引起误会被人射杀。

    而且要试验也应该是白天做试验,这黑灯瞎火的,视野差到了极点,他能活着还真是命大。

    “按照你这做法根本无法成功,没成功它们就是一堆破木头。”

    “你怎么知道无法成功,除非你成功过。”沐灵姝被噎住,谁没事做这玩意,有这功夫还不如买张飞机票坐飞机,飞的又高又防风,速度还快,服务也好。

    唉~~可怜的孩啊,和你说了你也不懂,沐灵姝用一种怜悯的神态看着凌骁祁。

    “我当然……”

    沐灵姝话还未说完,就看见凌骁祁将地上的册子塞进怀里,大手一挥,地上掀起一阵风,其余的东西一股脑地被推进黑暗的墙角。

    刚想询问就被一只大手捂住嘴,揽着腰躲在树后。

    “唔唔唔。”沐灵姝挣扎着。

    “有人来了。”沐灵姝不知声了。

    来人扫视了一圈,重点查看了一下门锁,没发现什么异常后离开。

    “人走了,你可以说了。”

    “阿啊啊…阿嚏,阿嚏。”惜少白冲着沐灵姝连打了两个喷嚏。

    书灵也会生病?小白你感冒了要怎么治,该不会是给不言书外套层保暖的东西。

    “不,不用了。”惜少白连连摆手,钻进了不言书中。

    原来只要回到书里就可以啦!

    很快沐灵姝就察觉到不对劲,之前以为平毅力战胜的药力又出现了,身体里有一股暖流。

    “你倒是说话啊!”

    沐灵姝站在那一动不动,翻了个白眼。

    你没看见我现在状态不对,说什么说,我现在只想说脏话。

    惜少白,你给我解释清楚。你要是不说我就把不言书扔粪坑里,熏死你。

    那个,呃……,这个,我怕你控制不住,就将药力吸到了我身上暂存,我是灵没有性别,可以变换任何形态,所以这药对我不起作用。

    然后呢!你打两个喷嚏就将药力又传回我身上了?

    嗯,那是作用在你身上的我只能暂存,无法消耗,得你自己解决,我不行了,我要沉睡了。

    惜少白说道最后声音突然变得虚弱,之后不管沐灵姝怎么叫都不出来了。

    她的状态变得越来越不好了,凌骁祁拎着沐灵姝几个起落就不见了踪影。

    一落地,松开了沐灵姝。

    “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我不怕你。”沐灵姝紧紧地抓着衣领,一脸防备地看着凌骁祁。

    此时的她就像是喝醉了酒,浑身发烫,口干舌燥,意识快要涣散,身体不由得自己控制。

    孤男寡女,荒无人烟,夜黑风高,斯文败类……

    “那里。”凌骁祁指着不远处的河。

    河?看着有些熟悉,不管了“噗通”一声沐灵姝跳进了河里。

    刺骨的寒凉驱散着体内的燥热,恢复了些许清醒。

    感觉药力散的差不多了,凌骁祁就拎着她的衣襟将她捞上了岸。

    就这一会儿嘴唇冻得发紫,浑身打哆嗦,凌骁祁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给沐灵姝披上,旁边已经架起一个火堆。

    “你欠我两条命,只要你将飞行器的制作方法给我,就算两清了。”

    “两条命?顶多刚刚算一条好不好,那条命从哪算?”

    “三天前。”

    难道说,应该是了。

    她记得三天前原主去付一个佚名的约,在桥上的时候就被人推了一下掉河里了。

    之后现在的沐灵姝就来了,没有画面,只能靠感觉,她确实感觉到自己被人救了起来,难道说那个人就是眼前的凌骁祁。

    他若不在现场应该不知道才对,他真的救了我两次?看样子也不像是说谎的人,沐灵姝心中信了几分。

    之后,她询问惜少白得知,不言书就是本无字天书,只要是沐灵姝想要看的书籍内容,都可以在不言书中显现。

    沐灵姝一边烤衣服,一边让惜少白调出了滑翔翼的制作方法,然后依葫芦画瓢地讲给了凌骁祁听。

    瞎聊了许久,衣服干了,他们回去处理堆积在角落的木头残架,最后凌骁祁将沐灵姝送到了祠堂。

    如今他去而复返,说不定就是惜少白给的滑翔翼制作方法有问题,要么就是这里的材料无法达到效果,不管哪种沐灵姝都解决不了啊!

    “老祖宗,这位就是来送家具的木匠。”沐灵姝还没来得及离开,老祖宗已经在管家的陪同下过来了。

    他是木匠?也对,那半吊子飞行器就是木头做的,我的那些嫁妆家具出自他手也就不足为奇了,看样子不是来找我算账的,那我就放心了。

    “请验收。”老祖宗没有动,沐灵姝倒是很好奇地跑过去打量起来,以往她可没有见过这么多木制品。

    看着那些精美绝伦如同艺术品般的家具,在心里给凌骁祁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虽然不知道这些木材有多名贵,可是她知道沐成山有多爱她。

    从她出生起,沐成山就在一直给她准备嫁妆,遇见什么好的都给她存着,就为了有那么一天看她风光出嫁。

    亲事已经定下,在家的日子越来越少,这些年他准备的够多的了,事到临头还觉得不够,恨不得将这世间最好的都给沐灵姝。

    他安排好了一切却没有等到沐灵姝穿上大红嫁衣的那一天就……

    沐灵姝还记得沐成山说过:“我的女儿出嫁怎么能比别人差,这十里红妆一定要最好的。”

    沐成山准备的十里红妆则是首饰、良田、家具等十样,每种都价值千金,而且是千两黄金。

    “我这老丈人可真是大手笔啊!”王彪看着那些东西乐的合不拢嘴。

    家境富裕这得看跟谁比,要是跟普通的百姓比他算好的,可是跟自己这个老丈人比就逊色了太多太多,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就像一套一居室和别墅的区别。

    “这就是柳家公子?”凌骁祁怎么看都觉得他和沐灵姝不太般配。

    看看王彪,再看看沐灵姝,从外貌上来看,这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不过别人愿意,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或许是有什么过人之处他没有看出来也不一定,没有真正接触过,不做过多评价。

    老祖宗听着王彪的话,看着这些上等木材打造的家具,心一下下的抽痛着,这都是钱啊,哗啦啦的钱,就这么送给外人了,绝对不行,得想办法留下才行,老祖宗打定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