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我太南了 -《快穿之我要开荒》
    “进去。”沐灵姝还沉浸在天降横财的喜悦中,就听见院子里有声音,开门出去一看,暖雪站在院中。

    暖雪抬头看见沐灵姝,小跑着过来。

    “三娘子你醒了,你醒了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还以为,呸呸呸……一定是天上的各路神仙听到我的祈求了,保佑三娘子平安无事……”暖雪又开始叨叨叨个没完,眼角流着喜悦的泪水,她是真的很高兴。

    沐灵姝心中一暖,这里并不是没有一个人值得她在乎的,至少眼前的这个小丫头就是一个,她真的担忧她的。

    沐灵姝啊沐灵姝,以前你是得有多傻才看不到她的好啊!

    在记忆中因为暖雪总是把事情搞砸,什么都做不好,拿个碗转身就碎,走平地也会摔跟头,如果说这些还不算什么,她还能以各种刁钻的角度给沐灵姝添堵,比如开个柜子拿衣服能把手卡把手里,关个门能把衣服夹住,叫她一声转个身就能撞门上……

    反观半夏处处都做的很好,很会讨沐灵姝开心,沐灵姝能想到的想不到的她都能做到前头,嘴也很甜,哄的沐灵姝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先赏给她。

    沉稳,办事利索,懂得察言观色,是沐灵姝的心腹。

    两人都是沐灵姝的婢女,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一个深的欢心,一个被嫌弃的不行。

    对于如今的沐灵姝来说更得意暖雪些,询问到:

    “他们怎么会放你进来。”

    “管家说让我看着三娘子,怕三娘子再寻短见。三娘子,河边可不能再去了,老爷夫人在天之灵一定希望你好好活着。”暖雪紧张地握着沐灵姝的手,殷切地望着她。

    汗,小丫头以为管家来是怕她再自杀,其实是怕沐灵姝寻了短见,挡了别人的道,顺便让暖雪来恶心恶心沐灵姝,明知她不待见暖雪却让暖雪进来,知道她喜欢半夏却不让半夏来,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三娘子,奴婢该死,奴婢不该乱叫,还请三娘子责罚,老祖宗没有为难三娘子吧。”暖雪突然下跪认错,求责罚,沐灵姝都有点跟不上她的脑回路了。

    “你做了什么?让我责罚什么?”

    “奴婢,奴婢,反正奴婢有罪,请三娘子责罚。”暖雪不停地给沐灵姝磕头。

    我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就磕,磕头能解决问题啊!沐灵姝扶起暖雪说:“别磕了,起来把话说清楚。”

    暖雪挣扎了一会儿,说道:昨天夜里本该是我值夜的,也不知吃了什么就吃坏了肚子,半夏姐姐主动提出帮我守夜,等天亮后早点来,这样就没人知道了。

    我想三娘子肯定是愿意见到半夏姐姐的,奴婢就让半夏姐姐代替了一下。

    天亮之后,脸色有些苍白的暖雪急急忙忙地回到了沐灵姝的房门外。

    “昨夜多谢半夏姐姐了,三娘子昨夜有醒吗?”

    “没有。”

    暖雪眸中的光黯淡了几分,对着半夏道了声谢。

    若不是有半夏好心替她值夜,夜里三娘子若是醒了找不到人,她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以前因为三娘子不太喜欢她,半夏也常常冷脸相对,通过昨天的事情,她才发觉半夏是面冷心热,心中对她十分感激。

    “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半夏朝屋里看了一眼,握紧了袖中的锁离开。

    “待会儿有好戏看了,三娘子你可不要怨我,我这也是不得已,老爷夫人都不在了,我得给自己寻条出路。”

    她还不知道沐灵姝此时根本就不在房中,而是在祠堂呢。

    之后就是暖雪尖叫引来围观,暖雪说出实情,半夏不承认,一同受罚。

    “三娘子,我不该大叫。”

    “这事不怨你,都过去了,你也不必自责。”背后之人想要算计沐灵姝,就算没有暖雪,还有张三,王二麻子来做的。

    “我不知道半夏姐姐为何说谎,还请三娘子相信奴婢,奴婢所言句句属实。”

    “我相信你。”沐灵姝当然相信了,昨天夜里前来查看锁的人就是半夏。

    当时她被凌骁祁藏在树后,背靠着大树,加上夜里视线不好,她一点都没看清,可惜少白看见了啊!

    只有沐灵姝能看见惜少白,别人又看不到,惜少白就飘在半夏的眼前,看的是一清二楚。

    半夏对此毫无察觉,对她而言,惜少白是透明的,是空气,根本看不见。

    “你这胳膊怎么了,谁打的。”沐灵姝撸起暖雪的衣袖,皮肤上都是一道道新留下的鞭痕。

    “这是奴婢该罚的,是我不好还连累了半夏姐姐。”暖雪抽回的手,有些畏畏缩缩地看着沐灵姝,拿不准她的脾气,不知会不会因为她将半夏牵扯进来而生气。

    “是老祖宗做的,就因为我不见了,还是因为我房间里有个人,这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她凭什么随便打人。”

    沐灵姝气恼,为暖雪不平。她真的无法理解这种,主子惹事,奴婢受罚的道理。

    看暖雪这样心中一疼,说到底这事还是因为她没有想周全,还是被她牵扯进来的。

    “走,赶紧进屋休息去。”沐灵姝扶着暖雪,她本能地往后缩,沐灵姝没给她机会,暖雪受宠若惊地被沐灵姝扶了进去。

    沐灵姝很想给她上点药,奈何囊中羞涩,家徒四壁,什么药都没有。

    看来得想办法把那价值千金的田产处理一下了,唉,还得先认认路。

    没办法原主早些年都不怎么在天然城中,回来也是因为按照规矩,定了亲,出嫁前两年女子都尽量不要出门,原主出门也基本上都是坐马车,对街道也不是很熟悉,记忆里也没有南山这地。

    沐灵姝随口问了句:“暖雪,你知道南山在哪吗?”

    “知道,就在城外不远的那座荒山就是。”

    荒山,那是座荒山,不要开玩笑好不好,不是说价值千金吗?

    “除了那座荒山,还有别的地方叫南山吗?”

    “奴婢不知了。”沐灵姝跑过去看地契,位置那里赫然写着天然城南门外向南三十里处南山。

    看到这沐灵姝要是还不明白这就是暖雪口中的那个荒山就白活了,现在沐灵姝只想说一句:我太难了,我都成难的立方了。

    我叫你南门,向南,南山,我都成了南(难)的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