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巨灵宫的主人 -《从执掌十万亿神魔开始》
    董成风和谢堂此时哪里还管得了莫刚,直接绕过莫刚就向着恶魔营走去。

    “边域六郡主帅董成风,在此等候多时,恶魔营敖公子可在?”

    “还请一叙!”

    “天愤军大统领谢堂,同请敖公子一叙!”

    当董成风和谢堂自报来历后,不远处的沈慕如吓了一大跳。

    边域六郡主帅,天愤军大统领。

    这两个身份随便拿出一个来,都是皇朝的擎天柱,区区一个江南商会会长在其面前根本不够看。

    就连大皇子在这两位面前,也得毕恭毕敬。

    这样的两位大人物又怎么会是大皇子派来的。

    同时沈慕如也好奇起来,能让这两位大人物同时来求见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敖公子?

    听上去,年纪应该不大。

    恶魔营又是什么势力?

    沈慕如此次只是恰巧路过荒漠,因此对恶魔营还并无听闻。

    一时之间沈慕如想到了很多。

    就在沈慕如屏息凝神的想要看看这位敖公子是何方神圣时,一个身材矮小,模样猥琐,嘴角边蠕动着两撇八字胡的男子走了出来。

    敖公子长成这般模样?

    似乎和自己的想象有些差距。

    见到来人,董成风和谢堂脸色一沉,他们自然认得出眼前这个人不是敖北。

    也知道这个人名叫李二狗,原本是荒漠中黑虎帮的二当家!

    自打恶魔营出现在荒漠后,董成风和谢堂就派了大量的人监视着恶魔营的动静。

    可以说恶魔营在荒漠中的所作所为,董成风和谢堂都掌握得清清楚楚,丝毫不漏。

    这个一直跟在敖北身边的李二狗,董成风和谢堂自然不会陌生。

    “二位将军,我家公子说了,现在他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待见过之后,他再亲自到庆阳郡和二位将军见面!”

    李二狗气定神闲的说道,似乎面对董成风和谢堂,没有丝毫畏惧。

    但内心深处,李二狗的已经吓得快尿了。

    眼前这两位可是跺跺脚,整个边域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

    以前边域的什么佛爷,什么黑虎帮,在这两位面前就是狗屁。

    这两位的身份简直就是和黄金道十八路诸侯总盟主吕雄一个量级的。

    一个月前,李二狗只是黑虎帮的二当家,莫说见,就是想都不敢想会和这样的人有所交集。

    但现在,他竟然直接和这二位对上话了。

    听到李二狗的话后,董成风和谢堂的脸色更加阴沉。

    他们两个亲自来见敖北,可以说是给了敖北天大的面子。

    可敖北不仅不出来见他们,还说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

    在边域,有什么人能比他们二人更重要?

    如此的举动,让他们觉得敖北太过于狂妄自大了。

    不过看了看李二狗身后的恶魔营,他们二人强忍着不悦道:“既然敖公子不在,那我二人就在庆阳郡等他!”

    说完,董成风和谢堂也不再做停留。

    走之前,二人顺道邀请沈慕如同行,沈慕如要去天宁城,正好要经过庆阳郡,因此并未拒绝。

    再说,得知了这二位的身份后,沈慕如刚好可以借着同行的机会,结交一番。

    只是沈慕如有些遗憾并没有见到那位神秘的敖公子。

    她愈发好奇,这个敖公子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连董成风和谢堂的面子都不给。

    敖北并不是不给董成风和谢堂的面子。

    而是敖北的确要去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等了这么久,巨灵宫的人终于找上了敖北。

    来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人敖北认识。

    正是金帐皇庭的三太子拓跋千羽,只不过此刻的拓跋千羽看上去狼狈不堪。

    全身上下脏兮兮的,身上到处都是淤青,瘫在地上像一条死狗。

    而另外一个人,是一位很儒雅的中年男子。

    即便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却依旧掩盖不了他眉宇间的英气。

    这是一个可以使人痴迷的男子。

    也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让敖北感受到一丝危险气息的人。

    这种危险气息的感受来自于敖北身体的本能。

    “他将元石的运送路线画给了你,所以我剥夺了他的太子之位,废了他的修为,挑断了他的手脚经脉,罚他行乞三十年!”

    儒雅男子淡淡的说道,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也不管敖北有没有反应,儒雅男子继续道:“我了解过恶魔营,原本只是一群普通的死囚,短短的两个月里,却成为了整个边域的噩梦!”

    “崛起的速度,让我很惊讶!”

    敖北还是没有反应,儒雅男子又道:“我们做一个交易,你把恶魔营强大的秘密交给我,我对你所做过的事既往不咎!”

    “如何?”

    儒雅男子并没有说出任何威胁的话语,他带拓跋千羽前来诉说他的下场,就是对敖北最大的威胁。

    敖北看向中年男子,道:“我们之间的确会有一个交易,这也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只不过,交易的内容由我说了算!”

    儒雅男子平静的道:“这个世界的话语权只掌握在强者的手中,我并不认为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我要杀你,你能反抗吗?”

    敖北道:“人有时候太自信,也不是一件好事!”

    “是吗?”

    儒雅男子向前走了一步,相隔极远却直接走到了敖北的眼前,伸出手就要捏住敖北的脖子。

    速度快得连影子都跟不上。

    可是当儒雅男子的手刚要接近敖北的身体时,在敖北的全身上下突然燃烧起淡淡的青色火焰。

    而当青色火焰出现的那一刻,儒雅男子全身上下汗毛倒立,极度危险的感觉让他迅速将手收回。

    再次看向敖北,儒雅男子的神情有了一丝变化。

    不过儒雅男子并未说话,凌空朝着敖北劈了一掌。

    这一掌随意无比,看上去平平常常,不过敖北知道,这一掌足以夷平一座高山。

    敖北不闪不必,任由儒雅男子的掌风落下。

    当掌风接触到敖北时,儒雅男子就在一旁仔细的看着。

    儒雅男子发现,在掌风落在敖北身上的那一瞬间,青色的火焰再次燃烧,下一刻,所有的力量就像陷入了没有尽头的无底洞,全都消失了。

    而儒雅男子也看出来了,这些力量并不是真正的消失,而是被焚烧殆尽。

    敖北身上的火焰竟然焚烧了掌风所有的力量。

    儒雅男子奇怪的问道:“这是什么火焰?”

    敖北道:“神烬天焰,可以焚烧天地间任何的事物!”

    儒雅男子没有再追问,而是道:“你有了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吾名白顶天,巨灵宫的主人!”

    敖北笑了笑:“恶魔营,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