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交易内容 -《从执掌十万亿神魔开始》
    “你想和我做什么交易?”

    白顶天开门见山的问道。

    “巨灵宫在大离皇朝境内得到的元石矿,我要一半!”敖北直接道。

    白顶天平静的目光下闪动着冰冷的杀意:“我承认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并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

    “杀你或许不容易,但你手下的恶魔营,你身后的敖家,我要杀,你护得住吗?”

    敖北道:“神烬天焰,弱水泼之不熄,酷寒冻之不灭,它能将整个巨灵宫烧得连灰都不剩,你信不信?”

    “你在威胁我?”

    “我不介意你这么理解!”

    眼神中的杀意散去,白顶天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那道笑容如同春日暖阳。

    “元石矿我可以给你一半,但是你能拿什么来交换?”

    敖北道:“你可以挑选三个人出来,我会让他们掌控你所期待的力量!”

    白顶天道:“我怎么能知道他们掌控的力量,就是恶魔营所掌控的?”

    敖北笑了笑,看了看远处的拓跋千羽,并未有任何身体的接触,直接打了个响指:“灵魂,融合!”

    白顶天没有感受到任何力量的波动。

    可让白顶天惊讶的是,原本被挑断四肢的拓跋千羽在下一刻竟然自如的站起了身来。

    在他的眼底深处不断的跳动着诡异古朴的字符。

    而原本因为绝望而陷入呆滞的拓跋千羽也不敢相信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变化。

    他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站起来的一天。

    敖北指着拓拔千羽道:“你可以先在他的身上验证一下,之后再来找我,不过现在名额只剩下两个人了!”

    白顶天气息一滞,他没想到敖北如此阴险。

    他前脚刚把拓跋千羽弄得生不如死,敖北转眼间就让他重获新生。

    用给我的东西,来救我惩罚的人,这好人全都让敖北做了。

    “不行,他不算!”

    敖北道:“三个人是我底线,这种力量不是谁都可以掌控的,用一次,就少一次!”

    “多一个也没有了!”

    白顶天气道:“你是故意的?”

    敖北耸了耸肩:“真不是!”

    白顶天真想一巴掌拍死敖北,他知道敖北一定是故意的。

    可是他对不可知的力量真的很痴迷。

    到了他这种境界,再进一步难如登天,只有从不可知的力量上,才有可能找到一丝新的突破契机。

    “好,三天后我会把剩下的两个人送到你的面前!”

    敖北知道白顶天说三天,是想用这段时间来验证拓跋千羽身上的秘密。

    不过要是让白顶天知道凡是继承了神魔意志的人都会潜默移化的效忠于敖北,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我等你三天,只是我需要提醒你,千万别想着去剥夺这种力量,你会后悔的,这绝不是开玩笑!”

    “若是你死了,元石矿我去找谁要?”

    白顶天看着敖北的表情一变再变,他不确定敖北是不是在骗他,可这种力量都在手里捏着了,不探个究竟,他能甘心吗?

    “三天后我会再来找你的!”

    说完,白顶天卷起拓跋千羽,直接消失在了天际。

    看着白顶天的背影,敖北知道白顶天一定会试着剥离拓跋千羽身上的神魔意志。

    想到这里,敖北带着浅浅的笑容道:“我可是已经提醒过你了!”

    回到恶魔营后,敖北直接带着恶魔营赶往了庆阳郡。

    由于董成风早就给底下的人打了招呼,因此恶魔营一路畅通无阻,并没有遇到丝毫的阻拦。

    而恶魔营是在深夜进入庆天郡的,因此也并没有引起轰动。

    这其中难免也有董成风和谢堂的意思,毕竟恶魔营的凶名实在太大了。

    要是白天进城的话,还指不定会引起多大的骚乱。

    在一间隐蔽的书房内,董成风和谢堂终于见到了敖北。

    打量了一番后,两人暗自称奇,真想不明白看上去这么一个朴实无华的少年,竟然会使得边域各大势力都闻风丧胆,望而生怯。

    敖北看了看两人,也没有不自在,自己随意就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谢堂将一封有关恶魔营的详细密函放到了敖北的眼前。

    上面记载着恶魔营这数月来所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做过的每一件事。

    就连对恶魔营杀了多少人也有个大概的统计。

    可以说记录的信息,比恶魔营自己还清楚。

    看着敖北,谢堂问道:“这封密函里记载的每一件事,都是恶魔营所为?”

    敖北扫了一眼密函后,道:“很仔细,没有遗漏,情报做得不错!”

    董成风带着一种长辈的语气,道:“这是情报做的不错吗?恶魔营在边域掀起这么大的杀戮,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敖北道:“你们想让我说什么?”

    “哼!”

    董成风拍着桌子道:“峡谷内截杀六皇子,黄金道外诛杀世家质子,这些事可是和你有关?”

    董成风口中的六皇子,指的自然是苏溪亭。

    敖北看了看谢堂,他知道谢堂是天愤军的大统领,手下的天愤军有所行动不可能没有经过他的允许。

    因此截杀苏溪亭的这件事,很大可能谢堂是幕后指使。

    而此刻,董成风说这件事和自己有关,显然是谢堂这只老狐狸将所有责任都推倒了恶魔营的身上。

    见敖北看向自己,谢堂面不改色,神态安然。

    就像整件事真的和他无关一样。

    而敖北也不打算解释,就算解释了,也没有人会相信他。

    “是我做的,然后呢?”

    董成风和谢堂两人都愣住了,没有想到敖北承认得这么干脆。

    这可把他们为难了,要是敖北不承认,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可是敖北竟然承认了,这就不好办了。

    他们得到的密令可是要让恶魔营的立场彻底站在大离这边的。

    沉了半响,谢堂开口了:“敖北,我承认恶魔营的战力很强大,可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离皇朝的底蕴远远不是你想象的这么简单!”

    “金帐皇庭和十八路诸侯之所有能和大离皇朝僵持不下这么久,不是因为他们强大,而是因为大离皇朝从未对他们展现过真正的獠牙!”

    “所以,你不要以为你和你的恶魔营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只是这其中的隐秘现在无法向你说明,因为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接触!”

    敖北不屑的道:“什么隐秘,你说的不就是苏溪亭和金帐皇庭背后的北斗天谷以及巨灵宫吗!”

    “也用得着这么遮遮掩掩的?”